欢迎莅临湖北店子坪红色教育基地!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在线报名 | 在线投稿 |

扫描关注微信

愚公支书王光国

在希望的田野上 ——记优秀共产党员、店子坪村党支部书记

3月1日,王光国在修路现场开会。(记者 杨顺丕 恩施新影像传媒网 朱泽斌 岳珺 摄)

3月3日,店子坪村委会。在王光国接电话的间隙,我们走了出去,站在场坝上聊天。

连续飞了几天蒙蒙细雨后,天终于放晴了,阴沉了许久的店子坪,似乎一下“活”了过来——阳光洒在身上,轻柔而且温暖。远方的山林,显得格外苍翠。微风拂过,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,夹杂着淡淡的泥土芳香。

王光国急匆匆地走过来,笑了,刚接到通知,县里的勘测小组,有7个人,第二天要到店子坪来,对路线再次进行勘测论证……

“路通了,外头的姑娘就不会嫌弃这里哒”

在店子坪的村民们看来,儿娃子到28岁还没安家的话,基本上就被划为“光棍儿”那一类了。有些心急的,甚至把这个年龄线压到了25岁。

深谷绝壁,随着路一寸一寸、一米一米地向前掘进,周赐菊给儿子打电话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:“我们一天着实在挖。等路挖通了,我们这里不得比青里坝差,外头的姑娘就不得嫌弃哒。你信我的,早点回来,安个家。”

已29岁的幺儿子刘和平的婚事,是周赐菊的一块心病。今年57岁的周赐菊,有2个儿子、1个女儿。女儿在江苏安了家,大儿子成家后,带着妻儿在江苏打工。小儿子现在珠海一家玩具厂工作,已经在外打工10多年了。

前年,周赐菊通过媒人,在青里坝“说答应”了一户人家,准备让刘和平去“上门”。谁知道,女方考虑了几天后,又不同意了:“你那里太偏了。以后就是给婆婆妈背点东西,我都背不上去。”

心灰意冷的刘和平,在家过完年,又执意外出了。周赐菊站在梯子岩,看着儿子渐渐远去的背影,吼吼地哭:“我们一天在修路,你们都走哒,连给我端碗饭的人都没得。”

这群土生土长、扎根店子坪的老人们,心中有着这种共同的痛。受地理条件限制,这店子坪留不住人,不仅外面的姑娘不愿嫁进来,就连村里的儿娃子们,也只想着努力逃离这方封闭与贫穷。

王光国甚至有意识地统计过,全村外出打工的有380多人,村里28岁以上的“光棍儿”还有40多个。对于这组难以启齿的数据,这位年轻的村支书内心深深自责——这一切,都是店子坪封闭、贫穷造成的啊。

张九国的儿子张鹏,从海南带回女朋友何慧玲,是被背回家的。后来,何慧玲身体不适,村支书王光国热心地找到他以前的同学——一位姓李的医生,请他帮忙治疗。经过这位医生的调理和张家人的悉心照顾,何慧玲的病终于好了,心也安定下来。如今,张九国的孙子,已1岁零4个月了。

在海南打工期间,刘太新的儿子交了一个河北的女朋友。2003年夏天,儿子带着女友回家,刘太新和老伴沿着那条崎岖小道,步行几公里,走到青里坝村头迎接。没想到的是,女友下车一看到这陡峭的路,当即就提出要回家。刘太新和儿子苦苦劝说,女友才极不情愿地留下来。可她走不惯这山路,儿子只好一路把她背了回来。勉强在店子坪住了1个月,女友坚持要回河北:“你跟我到河北去,我们就好好过。你这桃园子(即一组),我硬是呆不住。”

绝壁之上,65岁的刘太新挥着羊角锄,干得格外带劲:“不能光让外头的姑娘看上我们的儿娃,还要让她们看热我们这个地方。”

“要让娃娃以后上学有条大路走”

绝壁之上,27岁的刘和洪背着儿子,奋力地挥着羊角锄,向撮箕里装着石块。不到2岁的周春雨蹲在背篓里,睁着一双大眼睛,头发上浮着一层薄薄的灰,黢黑的手里拿着个一次性塑料杯子。杯子的茶喝光后,周春雨晃动着杯子,冲着旁边的姥姥岳德秀啊啊地叫唤。岳德秀接过杯子走到岩石边,给杯子里倒了一小杯水,递了过去,逗逗孩子,就又开始上起石头来。

这是在工地上的一家三代。刘和洪说,没看到这条路修通,我的公婆就去世了。我的丈夫也在外打工,但以后还是要回到这里生活啊。这娃娃长大了,要上学,我希望他上学时,有条大路可以走。

78岁的刘太白,是工地上年纪最大的村民,满头白发,腰也弯了。6年来,他像年轻人一样坚持凿路,累了就靠着岩石歇一会儿,和老兄弟张九锡、刘太新说说话:“我啊,可能看不到路修通哒,但我这是在给子孙后代造福。”

这路啊,苦了店子坪的一代又一代:仲光香家修房子,几十吨水泥,全靠请人一包一包地从洋芋河背上来。如今,房子仅装上门窗、还未粉刷,仲光香就搬了进去,实在是没精力装修了;每到春种时节,村里的男人们一组一组地下山背肥料;冬天要到了,家家户户的男人们就轮流转工,早上出门、晚上赶回,到长岭岗背煤炭;王光曙的儿子,还在读幼儿园时就是全托,如今儿子虽在龙坪上了小学,但因路远,他只好给幼儿园老师交点钱,托她继续照顾儿子……

2002年,村里换届选举时,王光国上台发表演讲,说这店子坪交通落后、环境差,我们要一起搞建设,改变这里的面貌。在当时的王光国看来,路、水、电等基础设施建设,直接阻挠了村里的发展。

2002年,村里搞农网改造,王光国把电线杆子编了号,和村民们一起,用了3天半的时间,把70多根水泥杆子抬上了山。完成农网改造后,村里的电价,由长期施行的每度2.8元降到了0.5元。

自1997年开始,王光国就和村民一起,爬遍了村里大大小小的山寻找水源。直到如今,村里仍有三分之二的村民饮水困难。

3月8日晚,记者再次联系上王光国。他说,就在前一天,他再次陪着乡水利服务中心的技术人员查看了水源点,基本确定了四方洞、河沟坪两个水源点。即将展开的农村安全饮水工程,有望全面解决困扰全村这么多年的饮水难题。

“修个羊棚,最低养100只山羊”

层层叠叠的山峦,切断了人们致富的梦想。村外的生产物资,全靠背进来,光人力费都不得了。村里产的烟叶、魔芋、土豆,难以运出山。商贩来村里收购大肥猪,每公斤硬要比紧邻的青里坝少1元左右,还要求村民送到青里坝的大路上。村民周赐雄花7000元买的三轮车,去年拖了8趟烟后,机器就出现了故障摆在了路旁……

1991年,在外闯荡一年后,王光国回到村里,在自家承包的责任田里种起白肋烟。在此之前,当地乡亲的种植模式落后,除去肥料投资,不亏不赚,人工白费。这位学农学的年轻人,利用自己在职业高中学到的农技知识,采用山外先进的育苗、栽培方法,让白肋烟的产量大幅度提高。在他的带动下,周边的农户纷纷效仿,提高了收入。

当上村干部后,看着困顿的村民,他时常在想,我们店子坪人就该穷的么?这位不甘心的年轻村支书,望着苍茫的大山、肥沃的田野,下狠心要找到一条致富的路。

王光国算了一笔账,村里700多亩肥沃的耕地、5000多亩林地、900多亩草山草坡,都是天赐的财富啊。刚刚上任没多久,王光国就给村民们宣传科技知识,改变大家传统的种植思路,发展烟叶、发展畜牧业、发展魔芋。到去年,村里发展的烤烟,已达到450多亩。村民的人均纯收入达到2300多元。

七组的刘和昌,家里底子薄,曾是村里有名的特困户。3年前,村里党员搞结对帮扶时,王光国主动选择帮扶他家。

刘和昌没钱买肥料,王光国跑到乡里信用社,帮他跑贷款。不懂烟叶种植,王光国时常走1个多小时山路,专门到他家里讲解技术。如今,刘和昌一家每年发展烟叶13亩,光种烟的收入就有几万元。去年,刘和昌买了一辆车,让儿子跑起了短途运输。

拥有天然草坡的店子坪,既有放养山羊的传统,还是山羊买卖的重地。家家户户的栏圈里,少的有四五只,多的有70多只。

周赐雄做山羊买卖,已做了30多年。以前都是整年整年地到处收山羊,这些年因为修路,只在过年前的高峰时期抽空做做生意。去年山羊价格大涨,农历腊月二十七那天,卖到了12块钱1斤。不到1个月的时间,周赐雄就赚了将近7000元。

这位老生意人说,店子坪的放山好,适合发展山羊。等把路修通以后,就可以把外头的大老板直接请到村里来。今年,他准备建一个羊棚,做养羊专业户,最低养个百多只山羊。

去年,王光国到花坪去参观,看到那里的关口葡萄长得好,心里默默地想,温差大的地方,葡萄口感好。我们这店子坪,气候条件不错,说不定也能发展呢?今年,先搞500株试一下,“敢想敢试才能找到新路子嘛”。

绝壁之上,路一米一米地向前艰难掘进,承载着祖祖辈辈扎根于此的人的梦想,向前延伸……